《了凡四訓》與企業戰略隨想

作者:吳元龍          發布于:2015-7-15 14:33:27          點擊量:

      前面,我分別以《八條路徑》、《六重境界》、《七種武器》,介紹了儒釋道的基本要義,有人可能會問:滾滾紅塵中,有沒有一個人,兼蓄并包,融會貫通,兼具三種文化,并且留下著作?有,這個人就是浙江嘉善人袁了凡,他的作品叫《了凡四訓》。

      嘉善,就是嘉獎善人善舉之意,是否與袁了凡有關,尚無直接證據,但嘉善有了袁了凡,則更具善地之韻味。

      袁了凡,好名字,了凡了凡,了凡入圣。了凡者,與紅塵漸遠,入圣者,已看破放下。突然想起另一個浙江人吳均《與朱元思書》中的一句話:自富陽至桐廬,一百許里,奇山異水,天下獨絕。雖是寫景,其實也是寫人,寫世間眾人追求的精彩人生,這可算人生的第一境界。經過了****的燦爛,****的喧囂,種種般般,歸于平靜,這便是了凡。《與朱元思書》中的另一句則更為有名:鳶飛戾天者,望峰息心,經綸世務者,窺谷忘反。開始追求心靈的寧靜,是第二境界,漸入佳境,慢慢入圣。

      袁了凡的非凡,自然不是因為他的名字,是因為他教育兒子的四篇訓文:《立命之本》、《改過之法》、《積善之方》、《謙德之效》,被后人編輯成《了凡四訓》,成為世人改造命運、改過積善、正能量處世的經典之作,曾國藩對此書推崇備至,曾家子弟皆奉為圭臬。

一、立命之本

      佛家講因緣,道家講天意,儒家講順生,最后形成一股合力:生死由命,富貴在天。了凡的不同凡響,在于他能在他那個時代,在封建的明朝中期,就明確提出“立命之本”---禍福自求、至誠合天,發出“我命在我不在天”的宣言。這是多么大的智慧和魄力,尤其是他精通儒釋道,精熟堪輿之術,還能擁有革命家的情懷,難能可貴。當然,他與革命家不同,革命家革別人的命,他革自己的命,從自己的內心深處深刻改造修煉,相由心生,命由心造,最后完成自己的命運改造。

      人如此,企業也如此。你可以做禪式管理,你可以定位做最幸福最和諧企業,你可以學劉備堅守仁義,視百姓為生命,不離不棄,但你一定不能忽略企業立命之本的思考,不能中止改造企業提升戰略的行動。這個戰略,就是不斷發掘新的利基市場,以規避舊市場的萎縮及大集團的蠶食。當然,你若是江湖的統治者,那倒不用著急。

1.高舉文化的旗幟

      品牌,是這面旗幟的標識,是企業產品形象、服務素質、文化基因的綜合體現,任何時候,都要樹立并強化品牌意識,讓每一位員工,視品牌為企業的生命線。劉備武功非一流,韜略非頂配,但劉皇叔漢家正統的旗幟舉得最高,仁者之風,也通過親民路線而廣為傳頌,這才有了千里走單騎云長護兄嫂,匹馬闖曹營子龍救阿斗,才有了徐庶走馬薦諸葛,數顧隆中定三分。劉氏集團的精彩演繹,皆因品牌路線推行得到位。

2.嘗試聯姻的道路

      中國第一位女詩人許穆夫人,是衛國衛懿公的妹妹,經常憂心國家安危,春秋爭霸,諸侯環列,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當許、齊兩國派使者前來求親時,她以戰略家的眼光,毅然選擇嫁給齊桓公,無奈父母和哥哥目光短淺,為許穆公的重禮所動,被逼遠嫁許國,做了許穆夫人。公元前660年,北狄侵衛,占領衛國,許穆夫人說服不了怕事的老公,只好帶領自己的侍從前去救援,并寫下那首著名的詩--《載馳》。這件事感動了齊桓公,最后英雄救美,成功復國。許穆夫人的聯姻,無疑是失敗的,齊桓公沒有吃到葡萄,心里也是酸澀的,但由于她的獨特視野和膽識,讓齊桓公憾在心里,也甜在心里,并引為知己,伊人有難,決然出手。可見,得大哥欣賞,是多么的重要。

      合縱連橫,是聯姻的變化,運用得當,進可以獨霸天下,退可以抗拒強敵。感恩節,是另一種聯盟,成功把英美綁定。當然,運用最多的,還是真聯姻,昭君出塞,文成入藏,蔣介石娶了宋美齡。

      企業的聯姻,也有很多方式,戰略合作、互相參股、強強互補、聯合競標等等,都是互惠互利的策略。

3.關注資本的趨勢

      設計公司,是資本市場比較沉默的一個板塊,多年來,一直很少有公司申請上市,主要是沒有融資需求,或者融資以后的投資渠道,缺少彈性。但去年開始,這個板塊,突然異動,上海華東院,借殼棱光實業(600629)上市,江蘇的園區設計(603017)、設計股份(603018)登陸滬市,陸道股份(430475)、聯動設計(430266)、天友設計(430183)沖刺新三板,大概是受了萬眾創業的刺激。相信后續還會有更多設計公司,邁入上市行列,這對現有的市場架構,會帶來不小的震動,兼并重組,開設分公司,在所難免。

      作為湖北的主流設計商,我們一定要關注這些變化,看到未來諸侯爭霸的趨勢,在做強實體的同時,洞悉資本市場的諸般兵法。

      主板,是資本市場的進士;新三板,上海戰略新興板,這是資本市場的舉人;區域性股權托管交易中心,又叫四板,是資本市場的秀才。這些是自己發行股票的層次,被上市公司并購,吸收上市,是間接上市,也是一種可取的思路。

      第二個層次是投資別人的股權,也就是俗稱的VC\PE,享受他人上市的溢價,然后退出,在國家經濟轉型鼓勵創業的當下,應該是不錯的選擇。

      最后一個層次就是投資二級市場,俗稱炒股打新。去年開始,市場開始升溫,政府發動改革牛、派發改革紅利的思路,非常明確,只要這種邏輯存在,牛市的邏輯就存在,而隨著新股發行的提速,專打新股,也是一種不錯的理財方法。

     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,后面兩個層次,需要專業人才投資和打理。

      當然,在我看來,制定明確的企業長期發展計劃,應高于企業上市計劃。一方面,企業長期的發展計劃是作為企業參與市場長期競爭的“作業指導書”,是一個標準體系,是企業戰略,而上市計劃則是作業指導書中用于企業外部融資的工具選擇。

4.嫁接互聯網思維

      中國政府正在全力推進“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”,并以互聯網+為切入點。互聯網+的重點,是促進大數據、云計算、物聯網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,與現代制造業、服務業的融合創新,發展壯大新興產業,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,促進國民經濟提質增效、提檔升級。這意味著各行各業將與互聯網深度融合,現有的行業邊界、勞動關系、社會關系,將面臨深刻調整,新舊模式的對話與碰撞,將持續升溫。

      出租車與滴滴專車對掐,就是最明顯的例子,從出租車罷工到打砸滴滴專車服務中心,再到滴滴專車抗議,演繹的就是一場傳統行業與互聯網+的融合陣痛,不適應引發的矛盾,同時也考驗著政府對市場準入和創新支持的取舍智慧。

      設計行業,也有山雨欲來的跡象。

      房地產市場的大佬們,本來各自為戰,現在慢慢走向聯合,連萬科與萬達,都開始牽手了,聯合拿地,各展所長,深度合作,各取所需,這對設計市場,將產生深遠影響。

      在資金支持方面,也開始新的金融創新模式,從傳統的小貸、銀貸、房地產基金,到P2P,再到傘形信托,直至眾籌。尤其是眾籌,對設計市場的影響,不可小覷,眾籌的目的,就是提前鎖定成本,解決融資難題,對設計的要求,將簡約化、網絡化、扁平化,換句話說,設計費將大幅下降。

      至于UBER要推出設計服務平臺,簽約全球不同級別的設計師,從線上到線下全面服務,這個沖擊,更為直接。效果如何,不得而知,但一定對現有的以設計公司為主體的設計市場,產生深遠的影響。會不會成為出租車市場的另一個滴滴專車,拭目以待,慎重對待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由于互聯網+具有借助移動互聯、速度快、開放度高、模式創新等特點,沖擊市場快準狠,因此,我們在實際工作中,務必要樹立互聯網思維,而不僅僅是去+互聯網,要觀察研究設計市場與互聯網的融合趨勢,順勢而動,而不是盲目跟風。要堅持自己的優勢,優化自己的服務,提升自己的專業。出租車如果不是躺在市場準入上睡大覺,能優質服務,憑借價格優勢、道路優勢,又何必恐懼滴滴專車?

二、改過之法

      《了凡四訓》告訴我們,一個人如果沒有羞恥心、敬畏心、勇毅心,是很容易犯錯的,要從根本上戒絕過錯,必須發恥心、發畏心、發勇心。儒家也講:好學近乎智,力行近乎仁,知恥近乎勇。兩種說法,互為融通。

      羞恥心,是做人的底線,是人與人相處最基本的禮儀規范,也是個人成長發展的動力,正能量的同胞兄弟。可惜,如今的中國,大家什么都敢做,沒有底線,很多人在指責別人的同時,自己又心安理得干著缺德的事。兩件小事,讓我很震驚:我家附近有一家食品連鎖店,售賣一種盒裝涼拌牛肉,刀工好,調料正,我經常買。有一次買了后沒時間吃,在冰箱里放了幾天,就改做回鍋牛肉了,炒后一看,全成了糊疙瘩,沒有一片牛肉。第二件事,有一次,我帶一箱白酒去一家有檔次的酒店吃飯,服務員很熱情的上來開酒,觀察發現與我們的開法不同,居然將酒盒反過來,從底部拆開,問她何以這樣開,說是習慣,經再三探問,才知道這種手法,可以保持包裝完好,便于高價出售。買去干啥?用腳想一想都能知道。

      敬畏心,就是要敬畏生命,敬畏自然,敬畏法律。生命既包括他人,也包括自己,甚至包括大千世界一切有情眾生。道家名作《太上感應篇》里,就勸導我們不要殺龜打蛇,因為龜代表長壽,蛇如星座,與人對應,且蛇是龍的化身,人文初祖伏羲氏、女媧,都是人首蛇身,與其說我們是龍的傳人,還不如說是蛇的傳人。

      自然界是我們生存的載體,必須善待,惟有善待,才能互結善緣,和諧共融。可惜的是,我們已經污染了超過六成的地下水、20%的耕地,打開了霧霾的潘多拉魔盒,幸虧我們還沒有能力去進犯太陽,否則生存的四大要素---陽光、空氣、水、土地,將無一幸免。

      法律,是一條冷冰冰的鐵鏈,法網恢恢,疏而不漏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。帶著****的力量,敬畏的人,倒是不少。

      對企業而言,產品和服務比別人差,就該發恥心,面對市場和客戶,要有敬畏心,尤其要保證產品的安全性、功效性。沈陽萬達廣場一把大火,燒死了35個人,就是因為施工方一味趕進度,設計方無原則配合變更所致,根本原因還是相關諸方對生命對法律對自然不夠敬畏。

      如何改正?《了凡四訓》提示我們有三條途徑:從事上改、從理上改、從心上改。

      樓梯畫錯了,把它改過來,這是就事論事,從事上改;出錯多了,慢慢找到了原因,發現了規律,這是循理而變,從理上改;明了事理,還經常錯,那就是心有問題,或不夠嚴謹,或不夠認真,或沒有正確的工作觀、世界觀,過由心造,亦由心改,直斷其根,勝伐枝葉,這是從心上改。

      人非圣賢,孰能無過,日日改過,循步可進。

      企業也如此,過有千端,惟心所造,小錯猶可,大錯莫犯。一個企業犯大錯,那是致命的。企業的致命過錯,依我愚見有三:不善用人、不善積財、不善養物。

1.不善用人

      無大將可用,是發展的最大瓶頸;以下才為大將,鳩占鵲巢,也行之不遠;有大將而不能用,則是衰敗之兆。一個企業,一定要有合理的人才結構,有運籌帷幄之俊才,有決勝千里之逸才,有不絕糧道之干才,從而使企業在戰略層面、執行層面、保障層面,都有得心應手的人才隊伍、人才梯隊。三者缺一,勢難均衡。

2.不善積財

      財,主要指企業利潤。不善于創造利潤,不善于分配利潤,親疏有別,獎懲不明,薪酬不當,都會使企業的現金流陷入尷尬,積極性發生動搖。

企業的第一要務,便是創造利潤,這是繞不開去的話題,絕非庸俗之論,以人為本是對的,但沒有企業的發展創新盈利,任何共產主義理想,只能是空想。因此,在戰略上,我們要重視人才,在戰術上,我們要重視利潤。一個沒有利潤的企業,只配去做國企。

      合理分配,同樣重要。利潤全分,不作提留,不利后續發展;完全不分,一毛不拔,不利激勵員工。這里面就有一個中庸之道,不偏不倚,是為中庸,既要使員工的薪酬,有比較優勢,又要為發展備足余糧。像我們兩位老板,多年不給自己分紅,只為購置大樓改善大家的辦公條件,年底還讓大家有可觀的獎金,實在少見,這是作為員工莫大的幸事。

3.不善養物

      主要指不能有效利用工作環境,不能科學組織生產資料。設計企業一般屬于輕資產公司,靠智力提供產品和服務,所以養物這一條的重要性,沒有工廠那么明顯,但依然不能忽視。

      采購的甄選和組織,物業的使用和管理,食堂的安全和衛生,務必體現人文、節約、合理的原則,保障程序和動線流暢無礙。

      人財物,是管理的三大要素,與之相對應的,就是決策、執行、保障三大企業戰略。

三、積善之方

      善有真假、端曲、陰陽、是非、偏正、大小、難易之分,皆須細辨。凡欲積善,決不可為了口耳鼻舌之惠,當從心源隱微處,默默洗滌。

       有益于人是真,有益于己是假;純是濟世之心為端,多有顯擺之意為曲;好詰責他人為陰,多反躬自省為陽;布施無求為是,欲取先予為非;刻意為善為偏,善從心出為正;為國為民為大,為親為友為小;長期從善為難,一時興起為易。

      積善須立志,人之有志,如樹之有根,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發勇毅心,因為從善如登,從惡如崩,一有懈怠,便中途而廢,重回俗道,甚至墜入惡道。

      袁了凡的做法是,畫九宮格,將自己每天的善過,用增損的法則,記錄填寫,小過小善抵,大過大善抵,計算一年的凈善,做滿一千件為合格。打個比方,你今天洗澡,沒有在浴池里放隔離罩,致使雜物、頭發隨流水進入排水管道,埋下堵塞隱患,為小過一件;使用健身器械損壞了,不向公司報告,為中過一件;違反設計要求,留下法律隱患,或超速行駛酒后開車,留下安全隱患,為大過一件,必須用更大的善舉來回向。

      舉頭三尺,決有神明,趨吉避兇,斷然由我。善惡如何劃分?國有國法,行有行規,家有家理,法律、核心價值觀、基本禮儀規范、員工手冊,都是善惡分界線,非常容易辨別。

      有一副著名的對聯:百行孝為先,論心不論事,論事世間無孝子;萬惡**為首,論事不論心,論心天下少完人。告訴我們,在辨別善惡的時候,要根據不同環境、不同階段,而有所區別。

      企業,從字義上講,就是希望有事業,公司,就是為大家做事,連起來,就是想把企業辦好,必須心懷天下、心系客戶,業精于勤,業工于專,我想,這就是每個企業的大善。

      佛門有一則公案。達摩初見梁武帝,梁武帝問他:我在江南建了四百八十座寺廟,接濟幾十萬僧人,刊印無數佛經送給修行者,我的功勞大不大?達摩說:并無功德。梁武帝一下子沒了興致,達摩看話不投機,第二天便一葦渡江,建他的少林寺去了。為什么梁武帝做了那么多振興佛教的事,卻沒有功德呢?因為出發點不對。做好事,不是為了博名聲、博感動、博功勞,而是清凈自性,發自內心,慈悲為懷,普渡眾生,有功不居功,為善不說善,雨潤萬物,萬物自知,勃然而發,功德自成,何必要對萬物說,是我灑了雨露。

這才是企業善行之極致:回饋社會,盡責甲方,愛護員工,不求回報。

四、謙德之效

       謙,謙和、謙虛、謙恭之意,是禮、讓、敬的體現,也代表虛沖。謙的最高境界如水,隨器物變其形,但不失其質;如天空,雖不著一物,但大肚能容,最高的山,刺不穿它的邊際,最大的建筑,也跨不過它的縱深。

       德,就是順應自然、社會、人類的客觀需要做事,是順道、順生、順勢,道為體,德為用,河床為道,順流為德,理論自信為道,道路自信為德,德就是道的載體。鯀治水,水無德,但鯀用堵的方法,也是無德。兒子大禹,以疏為主,以堵為輔,將水導入更大的水系,成功收服水的狂野,便是有德。

      改過積善,謙德自來。謙德之效如何?精神愉悅,事業通達,父慈子孝,朋友遍布。

       謙德最忌諱二點:自大、自卑。說白一點,就是太把自己當回事,太不把自己當回事。自大者,德會轉身離去。日本狂妄的叫囂要征服東南亞,以自己的思想、經驗、技術,改造鄰居,幫助小兄弟,建立大東亞共榮圈,共建王道樂土,最后成了戰爭狂人,歷史罪人,也給自己的國民帶來深重的災難,這就是自大的下場。平時,我們也經常看到自大的人,馬路飆車,隨意加塞,“我爸是李剛”,“干爹是會長”,“弄死你像捏死一只螞蟻”,“信不信,我馬上讓你****服走人”,我不清楚他們的自信,來自何處,但我清楚,他們最后一定會麻煩纏身。

      自卑,是另一個極端,也與謙德無緣。不自信,太在意別人的看法議論,患得患失,遇事左顧右盼,推三阻四,不拿主意,不做決斷,往往錯失良機。這一類人,易得自閉癥、抑郁癥,甚至精神障礙。遺憾的是,目前這一類人的百分比,已到了兩位數。自卑的壞處,也是顯而易見的。梁山伯不表白,痛失祝英臺,王廷鈞不堅決,葬送了孩子媽---秋瑾,技術員不自信,畫不好圖紙,業務員不自信,怎會有客戶?

      企業的謙德,自然更重要,因為涉及企業的前途和所有員工的切身利益。南德集團董事長牟其中,擁有非凡的商業頭腦,一度成為中國首富,但為人張揚,愛玩政治,滿屋子掛的都是與領導的合影,最后竟然突發奇想,提出要為一位偉人做壽,這是對體制的突破,結果可想而知。想那胡雪巖,官居高位,政商通行,不比你更牛?還不是身陷囹圄,慘死獄中,只因與****混得太深。混得更深的,當數鄧通,漢文帝給他銅山,給他制幣權,成為中國最有錢的平民,現在還有人把他的名字,當成錢的代名詞---鄧通錢,但最后餓死了,還是因為不懂謙德之效,不懂范蠡三散其財的奧秘。一介平民,富可敵國,你守得住嗎?有必要嗎?

      所以,企業家要懂政治,但不能玩政治,玩政治等于玩火。要知道謙沖的好處,秉持謙虛的品德。

      謙德,也是最好的統一戰線。謙謙君子,卑以自牧,謙謙君子,溫潤如玉。毛主席的統一戰線,主要是靠周恩來這位謙謙君子建立起來的。企業也一樣,要用謙德,來爭取最廣大的客戶,不卑不亢,氣度高雅,彬彬有禮,坦誠相見,而不能用“跳樓大甩賣”、“有我中國強”之類的廣告俗套。


      介紹了袁了凡訓誡兒子的四篇文章,結合公司的現狀和發展規劃,還想談一下正華當下最需要什么,來作為結束語。這句話叫:國亂思良將。

 政治家大多認為現在是中華盛世,正偉大復興。但靜下心來仔細一想,我們離這個目標還頗有距離。反腐力度之強,世所罕見,振聾發聵,從側面說明,尚在亂世,亂世用重典嘛!至于官民感情、人文信仰、自然環境,基本已無話可說。

      經濟,危機與商機并存,下行與轉型同行,通縮與貶值牽手,一個字:頭疼。二個字:亂。

      我們正處在一個軍閥混戰、戰火紛飛的經濟時代。

      一方面,新技術、新模式,不斷涌現,稍不留神,就會掉隊。才搞明白戰略新興產業,3D打印、工業4.0又來了,互聯網+更是快鞭催馬跑,刀刀催人老,大有朝辭白帝、暮到江陵的感覺。

      另一方面,設計行業,變量增加,同樣處在變革行列。地方發債大搞基建已多年,住宅市場已瘋漲十多年,還會牛下去嗎?市場中,已有一些人,正借助資本的力量,跑馬圈地,做強做大;有些人,傍大款大腕,想保住市場份額;有些人內聯外引,走國際T臺;有些人目光閃爍,正尋找買主。。。。。。一句話,市場正處在大洗牌的前夜。

      家貧思賢妻,國亂思良將。面對復雜的國際局勢、經濟走向、行業格局,我們尤其需要真的良將、真的猛士,縱橫捭闔,指揮若定。

      這樣的人,不應該是儒釋道中人。

      儒祖孔子,帶領弟子,游說列國,不被接納,差點厄于陳蔡之間,活活餓死,因為大家都在搶地盤,一介儒生,空談誤國。

       佛祖釋迦牟尼,太子出身,雖悟徹宇宙根本,通天徹地,也難保家國不破,城池不失。

      道祖老子,頂級知識分子,說文解字,管理典冊,朝堂國事,沒人垂詢,郁郁寡歡,不受重用,干脆西出函谷關,修道去了。

      由此可知,就算儒釋道的功夫,練到三大掌門的火候,也是無法仗劍江湖、開疆拓土的,因為性格。這種榮辱不驚、寧靜澹泊的性格,不適合江湖,只適合賦詩作畫,空谷操琴。

      江湖,需要兵家、法家、縱橫家。

      孫子,腳雖跛了,但兵法了得,助吳王闔閭,西破強楚,北威齊晉,重挫魏國,名列春秋五霸。

      商鞅,徙木立信,依法治國,獎功罰罪,不留情面,使赳赳老秦,披堅執銳,所向披靡。

      蘇秦、張儀,以三寸不爛之舌,合縱連橫,穿梭于六國、強秦之間,進退有度,功蓋千秋。

      這就是差別。

      非常時期,得有非常之才,決不可任用迂儒來決策大事。像筆者,志在山谷,情系釋道,才若螢火,何堪大任。兩位老總,務請明鑒,當放出眼光,面向天下,牽馬虛左,延攬真才!


上一篇: 結構施工配合各環節要點

下一篇: 沒有了!

返回列表
◎ 2003 Wuhan Zhenghua Architectural Design CO.,LTD
備案號:鄂ICP備09021672號  
四川金7乐规则